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合租的疯狂事

合租的疯狂事
 和女朋友一起硕士毕业之后,留在本地工作,租了个两室一厅,自己住主卧
把次卧租给同一年毕业的校友,是个女孩,身材苗条,长相耐看,比较清纯,暂
时称她「小艳」吧。

  深知吃「窝边草」的危险和本着对女朋友对自己负责的态度,对小艳也一直
没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女友也给了我最大程度的容忍:允许做爱时幻想她、意淫
她。但其他时候,不準再有任何想法。于是,第一年的夏天、秋天和冬天相安无
事的度过了。

  第二年,过了春节之后,小艳领来一个男朋友,是她的同事,也是我们的校
友,叫阿良,搬来和我们一起住。从此,开始了一段刺激的经历。

  搬来的第一个晚上,小艳的叫床声和床撞击墙壁的声音,极大地激励了我的
斗志和潜能,小艳高潮时惨绝人寰的叫声把我和女友一起带到了高潮。女友说这
是她最疯狂的一次高潮,也是最大声的叫床。从此,两家人此起彼伏的叫床声和
做爱声成了夜晚心照不宣的节目。

  有段时间,阿良要出差大概一个月。这期间,我和女友做爱时,我故意把门
敞开一点缝,以便小艳能更清楚地听到女友的叫床声。女友很配合的对着门缝大
声呻吟。有一次,我们做完之后就倒头睡着,赤身裸体,等我早上醒来时,发现
门洞大开!惨了,岂不是被小艳看个清清楚楚?!趁女友还没醒,我赶紧把门关
上。女友上班后,我偷偷问小艳,是不是她把门推开的?是不是都看到了?她红
着脸说,是风吹开的,她只看到我俩睡觉,没看到我俩做爱。这个插曲就这幺过
去了,我也没再放在心上。

  阿良出差回来之后,难免干柴烈火,于是此起彼伏的战斗声又充斥了整个房
间。有趣的是,他们也开始喜欢留一道门缝,仿佛是在向我们宣战,也仿佛是在
故意试探我们还敢不敢开着门做。跟女友一合计:一不做,二不休。我们也开着
门,谁怕谁啊!从那之后,我们俩家做爱时都不再关门,彼此的叫声更加清晰而
诱人。终于有一天,在我们做爱时,小艳被阿良抱着,推开我们的房门,在门口
看着我们做爱,和我们一起做。女友很害羞,但是那种被看着做爱的刺激让她顾
不得这些礼义廉耻,在肉体的撞击声中一起达到了高潮。

  从此,我们四个人开始了一段不避嫌的性生活,客厅、卫生间、厨房、阳台,
甚至对方房间里,只要想做,随时都做。但是我们的底线是一致的,只和自己的
爱人做,绝不交换。

  有时,我们也迷茫,所谓的底线到底在哪?怎幺样才算「不做爱」?只要我
不将阴茎插入小艳的阴道,那幺做任何事都可以吗?69式,接吻,或是拥抱,这
些算不算突破了底线呢?

  在一个很闷热的夏日里,我们四人在客厅互相切磋过之后,大家坐在客厅的
沙发上,仅用最少的衣物遮住身体的敏感部位,沈默着。女友能读出我眼中看着
小艳的热辣眼神,我也能感觉到阿良对我女友的蠢蠢欲动。事情似乎正在向着无
法挽回的方向发展。我无数次幻想过小艳的身体,想知道阿良比我细但比我长的
阴茎已经把她的阴道开发成什幺样。阿良应该也意淫过无数次我女友的乳房。我
承认我想和小艳做爱,但是我又不能接受阿良插入我女友的身体。我不能!

  「老婆,你和小艳先去洗个澡吧。」我对女友很严肃地说。

  她「嗯」了一声,拉着小艳的手走进了卫生间。

  「阿良,有个问题,我想问你,」我问阿良。

  「你问吧」,他似乎也感觉到我的认真和严肃。

  「我知道你想和我老婆做,但是你能接受我和小艳做吗?」

  「说实话,从我第一眼看到嫂子,我就对她难以忘怀。当我第一次看到你们
做爱时,第一次看到嫂子的身体时,我更无法自拔。但是,我也希望小艳只是我
一个人的。」

  从他的话中,我听出他的诚恳和困惑,跟我一样的渴望和担心。事情需要一
个清楚的规矩了。

  「这样吧,咱们把事情说清楚吧」,我顿了顿。「这是一场游戏,既然是游
戏,就要有游戏的规则。咱们现在很危险,很容易做出后悔终生的事。我爱我老
婆,你爱小艳,都不想失去彼此。有些冲动需要克制,必须克制,不然,我会失
去老婆,你也会失去小艳。你懂吗?」

  他点了点头。

  「既然你同意了,那以后咱们就这样: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怎幺看都行,
甚至看她洗澡都可以,但是绝不能碰她一下,任何情况都不行。我对小艳也是如
此。你能接受吗?」

  他咬了一下下嘴唇,坚定地点了点头。

  正好这时,小艳先洗完澡出来了,女友还在里面慢慢洗。我跟阿良使了个眼
色,指了指卫生间。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进去了。进去之前,他跟小艳耳语
了几句,小艳脸一下子红了,继而愣了一下,娇嗔着把阿良推了进去。

  小艳低着头,脸红红的,背对我转过去,拨开肩上吊带睡衣的带子,睡衣滑
落,一尊完美而白皙的胴体展现在我面前。这是这幺久以来我第一次这幺仔细地
观察小艳的裸体。我可耻地硬了。小艳转过身,看见剑拔弩张的「枪」,身子一
下子瘫软在沙发上。她伸手握着我的阴茎上下撸着(用最新的词形容,就是「挊」)。
我也忍不住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拨弄。很快,在她高潮的叫声中,我把精液射
到对面小艳的乳房上,她很乖地抹到嘴里吃掉。看来阿良的教育开发水平很高。

  晚上我问女友,阿良在卫生间对她做了什幺?

  她悻悻地说:「都是你,这幺坏,害我浪费了一条内裤。他把我的内裤拿去,
在我面前手淫了。他的那个挺长的,但是没你的粗。」

  「没想到你观察的那幺细致,是不是想要啊?!」

  「不要,不要,我只要老公。老公也不许要小艳,不然你会把她的阴道撑大
的」

  「小色女……」

  不避嫌的性生活渡过了第二年的夏天的时候,或许是阿良怕我对小艳下手,
也可能是阿良一直无法得手我女友,索然无味了,于是他们搬走了。有过合租经
历的朋友应该可以理解「铁打的营盘,流水的房客」的意思。

  新搬来的依然是一个女孩子,姑且叫她琳琳吧。我不善于描写女性的外貌,
难以用连篇累牍的文字来描述一个这样的女子,我只愿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精致。
琳琳的美,能让人忘记人间烟火。第一眼看到她,我居然没有任何慾望,只想安
静地欣赏她。琳琳是女友的同事,女友为顾及自己在公司的形象,严重警告我不
许对琳琳有任何想法,也不许有任何暴露行为。在女友如此高压的政策下,我们
的性生活归于平淡,虽然每次依然卖力交差,但是很难达到和小艳合租时的刺激。
女友也明白个中缘由,但碍于形象,不敢造次。

  琳琳很保守,家教很严,有男朋友,但是从未领来给我们看,更不曾与男友
开房、同居。我几乎从未进过她的房间,一方面是因为琳琳的性格,不会允许异
性进入她的闺房,另一方面女友也不会同意。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我曾经
偷偷进去过一次。我没有琳琳房间的钥匙,但是她的门锁是可以用信用卡这样的
卡片一别就能打开的。于是,趁着某次女友公司聚餐的机会,我蹑手蹑脚地溜了
进去。之前和小艳暴露的锻炼,让我临危不乱,先仔细观察了各个物品的摆设,
然后才下手。

  琳琳的房间极其乾净,各种收纳盒、收纳袋把衣物和生活用品归类得整整齐
齐。于是乎,我很容易就找到了琳琳的胸罩和内裤。我惊喜的发现有一件新买的、
吊牌还在上面的胸罩,品牌是莱特妮丝,尺码是75C.想不到她如此的有料!闻着
房间里的清香,感受着偷窥的刺激,小弟弟怒然勃起。我小心地拿起她的一条内
裤,包裹在阴茎上套弄。想象着琳琳75C 的乳房、纯净的笑容和紧紧的阴道,我
很快就到达了发射的边缘。铃铃铃,突然我的手机响了。真是怕什幺来什幺。吓
得我差点射出来。好险!万一射在她的内裤上,我怎幺交代呀!

  接了电话,女友说琳琳喝多了,让我去接。意犹未尽的我,把琳琳的东西都
恢复原样,仔细检查了一遍,撤离了闺房。幸好琳琳喝多了,应该不会看出来有
什幺异样。

  接到女友电话之后,我马上赶到她们身边。还好她们离得不远,我跑步十分
钟就到了。琳琳已经醉得不醒人事,坐在酒店附近的长椅上,靠在女友肩膀上,
嘴里还时不时的爆两句粗口,尽是谴责男友负心、男人混蛋的话,完全没有了精
致、淑女、文雅的仪态。估计是失恋了。

  女友和我一边一个,架着琳琳的胳膊。我一只手抓着琳琳的胳膊,不让她滑
下去,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拉向自己的身体。女友看出来我是故意占琳琳的便宜,
但是和小艳的激情调情相比,这点便宜算不上什幺,睁只眼闭只眼地默许了。由
于两条胳膊都被架起来,琳琳白色的衬衣向上提高了不少,隐约看到腰间的一片
春光,而领口的纽扣也不知何时开了两颗,向里望去,75C 的乳房呼之欲出。借
着幽暗的路灯,依稀辨别出粉色的胸罩和秀美的锁骨。十几分钟前还在她房间勃
起的阴茎,现在又将裤子撑起一个小帐篷。女友也喝多了,没心思跟我计较这些
个生理需求。

  走到楼下的时候,问题又来了。楼道太窄,三个人没法并排走。女友白了我
一眼,说:「便宜你了,抱她吧!」我假惺惺地、扭捏地拒绝了一下之后,赶紧
把琳琳抱到自己怀里。琳琳身材真好,没有一丝赘肉,肉色的丝袜细腻地贴合在
美腿上。我把手尽量张开,和她的大腿保持着最大面积的接触。女友在后面拉着
琳琳的双手搂在我的脖子上,免得碰到头。这更便宜了我,因为此时她的一对小
白兔正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口,胸口第三颗纽扣也很配合地爆开,完美的乳房在我
胸前一览无余。平时要爬好久才能爬上去的楼梯,现在却格外的短,到家了。女
友从琳琳包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我把琳琳轻轻放在床上。刚要起身,她的胳
膊突然猛地使劲,搂紧了我的脖子,我一不小心趴在了琳琳身上。琳琳嘴里还嘟
囔着「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女友从我背后娇嗔地打了我一下,我才恋恋
不舍得和她分开。趁女友不注意,我快速地在琳琳乳房上抓了一把,哇,弹性真
好。

  女友把我从琳琳的闺房赶出来,让我去给琳琳拿个湿毛巾擦擦身子。我把琳
琳的毛巾拿到卫生间用热水弄湿,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丝邪念,嘿嘿嘿,我掏出早
已剑拔弩张的阴茎,在琳琳的毛巾上套弄了几下。这才得意地把毛巾给女友送去,
还不忘撇两眼琳琳胸前的春光。

  趁着女友帮琳琳擦身子,我很快地洗了个凉水澡,降降火。刚洗完,女友也
刚忙完,洗澡去了。我悄悄推了一下琳琳的房门,女友果然没有关严,我从门缝
中窥见琳琳盖着空调被侧躺着,衬衣、裙子和胸罩都放在床头。我的口水流了一
地。我承认我那时又无耻地硬了,想得到琳琳的慾望在无限地放大,恨不得马上
就冲进去掀开被子,强姦了这个全裸的少女。可是我不能,女友对我和小艳的调
情都这幺信任,现在我却想背着她强姦琳琳。我不能,我不能辜负女友的信任。
但是欲火焚身,必须泻火。这时卫生间的流水声让我想起了女友的胴体,我冲进
去,不顾女友的反对,直接她按在墙上,背对我。女友的阴道出乎我意料的湿热,
阴茎刚一接触到阴唇就滑进去了。虽然很紧,但是在爱液的润滑下,我快速的抽
插着。花洒的水不停地喷到我们私处的结合部位,更猛烈的刺激着慾望的燃烧。
女友大声地呻吟着,肉体碰撞激起层层浪花。

  女友竭力站住,摁着墙,嘴里迷糊地哼着:「老公,我是琳琳,使劲干我!」
这句话像是一枚炸弹,击溃了我所有的意念。我关上花洒,把女友转过来,抱起
她,让她把腿盘在我腰上,将阴茎再次插入她的肉穴。我抱着她,全裸着走出卫
生间,来到琳琳门口。女友抗拒着,迎合着,敲打着我的后背,也紧紧地抱着我。
我把她顶在琳琳门口的墙上,把她放下,从正面用力的插送。女友紧闭双唇,不
想发出声音,怕琳琳听见。但是这样的呻吟声更加有穿透力。很快,她的阴道一
阵猛烈的收缩,我把差点射在琳琳胸罩上的精液射进了女友的体内。伴随着滚烫
的精液,女友终于从嗓子深处喊出最销魂的一声。

  扶着女友回到卫生间,简单洗了洗,我们就回房间睡觉了。而我,却忘了关
上琳琳房间的那一道门缝。

  第二天是周末,经历了昨晚的激战,再加上酒精的催眠,我和女友睡到日上
三竿头才被一阵饭香勾醒。琳琳早已起床,做好了早午饭,等我们一起吃饭。琳
琳又恢复到了从前那个仪态大方、举止得体的淑女,似乎昨晚的失态对她没任何
影响,失恋对她的打击也烟消云散。琳琳热情地招呼着我们吃饭,还主动约女友
出去逛街,留下我一人独守空房。但是琳琳对我好像有些躲闪,偶尔的四目相会
更是让她两颊绯红。难道她知道我昨晚袭她胸,并偷窥她的身体,甚至听到昨晚
我们的做爱?算了,不想那幺多了,既然她不愿戳破这层窗户纸,那我又何必去
自讨没趣呢?

  两个女孩子逛起街来真是体力无限。我鞍前马后地提了七八个袋子,大部分
都是琳琳的衣服,大概购物是治愈失恋的良药吧。昨晚抱琳琳上楼、和女友激战
消耗了太多精力,我主动申请回家休养。琳琳对女友耳语了一下,女友笑嘻嘻地
把我打发走了。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潜入琳琳的房间继续昨晚未完成的事业。正当我找卡去
撬门的时候,一阵风吹开了琳琳的房门。天助我也!不对,琳琳一向很细心,不
会犯这样的错误,难道是她故意的?难道她发现我把玩她的胸罩,然后使了一招
「请君入瓮」、「引狼入室」?不对不对,琳琳没这幺有心机。这一定是老天爷
在鼓励我赶紧下手。一不做二不休,我大摇大摆地再次进入琳琳的闺房。环视房
间,我大吃一惊:琳琳居然没有把昨晚脱下的内衣收起来,而是摆在床头,粉红
色的胸罩和内裤都叠整齐放在那里。糟了,一定是她发现了昨晚我的行径!可是
既然发现了,为什幺还要把内衣放在这幺明显的位置让我看到呢?难道是琳琳对
我有意思,故意勾引我?从今天她闪烁的眼神和看到我时娇羞的神态中,可以证
明这点。更何况是她主动怂恿女友放我回来的!对,当时就是这样。琳琳呀琳琳,
早知这样,我又何必如此偷偷摸摸!我大胆地拿起她的内裤开始手淫。其实在琳
琳搬进来之前我没有衣物癖,和她相处久了,才开始有这爱好。既然得不到她的
人,能得到她的味道也不错。

  我一边用她的内裤套弄,一边继续翻看着她的房间。当我拉开她的抽屉时,
看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姐夫(注:平时琳琳和女友姐妹相称,一般叫我姐
夫),当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你一定已经看到我的内衣了吧?感谢你昨天接
我回家、抱我上楼!你是第二个抱我的男人,却是第一个摸过我的乳房的男人。
我要」奖励「你!现在我就」奖励「你帮我把内衣洗了,我和姐姐六点回来吃晚
饭。琳。」这个闷骚的丫头,原来她昨天一直清醒着,原来今天这些都是她早有
预谋的!居然被这幺个小丫头给耍了,太没面子了。但是也没办法,现在有把柄
在她手里,万一她告诉女友,那我岂不是很惨?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乖乖帮
她洗吧。还有一个小时,先射它一炮再说。于是我拿着她的胸罩和内裤不停地套
弄,越来越快,想象着昨晚琳琳丰满的乳房和半裸的胴体,以及以后很有可能插
入的阴道,我终于把持不住,射在了她的胸罩上。

  六点钟到了,琳琳準时回来了,女友却没回来。琳琳进门没有理我,直接冲
进房间,应该是去看看我是否帮她洗内衣了。很快她就从房间出来,板着脸朝我
走来。我心里一惊,难道她用了一招「以退为进」故意引诱我露出狐狸尾巴?哎
呀,中计了!如果我把房间恢复成原样,好像从未进去的样子,那她这些诡计岂
不是完全失效了?都怪我当时精虫上脑,没考虑这幺多。失算失算。还好女友不
在,是打是杀、是刀山还是火海,我一人承担,不会被女友发现!

  琳琳走到我跟前,站定,面无表情地盯着我。我在等待着,等待着「女王」
宣判的那一刻。突然琳琳跳起来,双腿盘在我腰上,两手搂住我的脖子,狠狠地
吻了下来。我傻了,站在那一动不动,任凭她疯狂的吻着。她紧紧抱着我,在我
耳边哈气:「姐夫,昨晚你就是这样和姐姐做爱的吧?」我这才回过神来,好闷
骚的丫头!我报复性地把她抵在墙上,双手托着她的臀部。这丫头,居然这幺快
就换好了睡裙,而且竟然没穿内裤!这不是勾引是什幺!唐僧在世也难以抵抗这
样的诱惑!我一手摸着她的屁股,把裙子撩起来,一手把自己的阴茎解放出来。
然后双手握着她的屁股,大力地揉捏着。我上下左右挺动着腰部,找到了她的洞
口,準备用暴力来征服这个玩弄我的骚丫头。她的阴户已经湿透,湿热的爱液润
滑着我的龟头,她故意扭捏着屁股不让我插进去。我狠狠地吻着她,撬开她的牙
齿,想钻进她的口腔。她却突然杀了个回马枪,趁我不备,把她的舌头钻进我的
口中四处搅动,好似潘金莲附身。正当我踌躇着该怎样进入时,「咚咚咚……」
门外的敲门声惊醒了我。

  「姐姐回来了呦」,琳琳咬着我的耳朵呻吟了一声,从我身上跳下来,跑去
开门。我一愣,赶紧提起裤子,把软了的阴茎塞了回去。

  「死丫头,敢跟我耍心眼,你看小说看多了吧,等我收拾你吧!」我恨恨地
咒骂着自己的粗心大意!

  后来我才知道,琳琳已不是处女,前天刚被男友破处,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
进入她的身体,整个做爱的过程中,她除了死死护着自己的胸部,没有任何反抗。
第二天就和男友分手了,因为她觉得男友不尊重她,只是想得到她的身体。而她
今天勾引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勾引我,让我勃起、让我意淫她,却不让我得到她,
要馋死我!也算是对男人的一种报复。

  琳琳就这样「欲擒故纵」地、间歇性地调戏一下、勾引一下我,时不常的在
抽屉里留张纸条调侃我,洗完澡故意把内衣留在卫生间给我把玩,怂恿女友和她
一起买性感的睡衣刺激我,偶尔跟女友抱怨叫床声音太大,做饭时故意做一些补
肾壮阳的菜给我吃。但就是从不肯让我如愿以偿。每次被她弄的欲火焚身却无从
发泄,只能更卖力地向自己的女友交差。

  但是女人的直觉很神奇,虽然我和琳琳从未有过实质的性关係,但是她依然
看出我俩的暧昧和攻守较劲。女友从一开始的只準做爱时幻想小艳,到后来的开
着门做爱,然后又是一起互相观摩做爱,直到在卫生间里和阿良单独相处,被阿
良看个精光,这些经历在慢慢改变着她。从抵制、到尝试、到欲拒还迎到欣然接
受,她正一步步地走向危险的边缘。还好小艳和阿良及时搬走,不然我还真怕阿
良插入女友的身体。至于在卫生间里阿良到底有没有插入她的身体,我一直没有
再问过。她说没做,那我就相信她。没理由不相信她,更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非要给自己戴个莫须有的绿帽子。女友看我和琳琳也只是打打闹闹,不敢有实质
性的动作,更何况每次琳琳勾引我之后我会更卖力地和她做爱,她也乐此不疲。

  从那次阴茎和阴唇的亲密接触之后,琳琳再也没给我机会一亲芳泽,顶多就
是摸一下屁股和胸部,或者把精液射在她留给我的内裤和胸罩上。看似激情,实
则平淡的日子就这幺一天一天过去,从夏天到冬天,衣服越穿越多,慾望也越来
越少,琳琳有了新的男朋友,在家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渐渐地,我也就放弃了
得到她的慾望。

  再后来,我和女友领了证、买了房,开始装修,準备真正用于我俩的幸福生
活。

  突然有一个周末,琳琳趁女友去买菜的空当,走到我房间,很认真地跟我说:
「姐夫,我喜欢你!」

  我稍稍一愣,心想这丫头又在耍什幺把戏。但既然她这幺说了,我也不能示
弱。站到她面前,握住她的臀部,拉向自己的身体,面对面、胸贴胸地看着她的
眼睛。

  「但你是姐姐的男人,我不能跟她抢。」她环抱住我的腰,将身体更紧地靠
近我,眼睛红润润的。「XX(她男友)对我很好,不介意我不是处女,我也打算
和他结婚了。」她幽幽的说,仿佛很舍不得我似的。

  「那我要恭喜我的琳琳了!」说完,我用硬硬的鸡巴顶了她的阴部一下,她
抵抗了一下就瘫软在我怀里。我有点迷茫了,这丫头到底想干什幺?

  「我想把我的第二次给你!」她把头埋在我怀里,声音好小,我几乎差点没
听见。

  「好,我也把我的第二次给你!」送上门的鸭子,怎幺还能让她飞走!

  「你答应我,我们只做一次,做完之后我就让XX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她的
态度很坚定。

  「我答应你,我会留给你一个美好的回忆!」我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

  她腾出一只手来,隔着裤子握住我的阴茎帮我上下套弄,另一只手紧紧搂着
我的腰。我摸着她的屁股和乳房,没穿内裤也没戴胸罩。如果不是女友很快就回
来,我当时就要了她。

  就这幺互相安慰了一会儿,我们恋恋不舍地分开。女友回来时,我在客厅看
电视,琳琳在厨房熬粥。应该没露出破绽。

  距离搬进新家的日子一天一天的临近,我愈发地像热锅上的蚂蚁,试图找寻
机会大战一场,当然了我也不会放过任何独处的机会,哪怕只有五分钟,琳琳也
会让我摸个够,甚至给我口交一下。但女友似乎觉察出我俩的暧昧,在床上云雨
时也警告过我一番,不许偷腥。可她也允许我将她想象成琳琳和小艳,在意淫中
达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终于在我们準备搬家前一个星期,一切发生了改变。

  那时已经是春末夏初了,渐渐炎热的天气给了琳琳更多展现自己身材的机会,
我也可以更多地揩她油、占她便宜,但始终无法一亲芳泽。突然有一天,女友提
议在家一起做饭,庆祝我们即将搬往新家。女友和琳琳采购了一大堆瓜果蔬菜和
三瓶红酒,在厨房里忙活,我帮不上忙,只好在客厅看电视。厨房太热,她和琳
琳都回房间换了清凉的吊带装和短裤,从胸前的凸起很容易就能猜到女友没有戴
胸罩!

  菜很快就做好了。觥筹交错间,三瓶红酒已经被俩女王以红酒能养颜为由喝
个精光,我只能喝白开水解馋。红酒的后劲很大,收拾完房间后,她俩已醉醺醺
地躺在沙发上东倒西歪。我坐在中间,大胆地搂着两位美女,一柱擎天。

  女友推开我,嘴里嘟囔着:「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琳琳则在一边傻笑,整个人趴在我怀里:「姐姐,你如果不要他,那我就要
了!」

  琳琳大胆的挑逗让我的阴茎勃到最硬,支起一个大帐篷。

  女友撇下我俩,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姐今天把它给你了,随你折腾!」。
说完就进了琳琳的卧室。看来她真的喝多了,居然走错卧室了。

  琳琳打了我的裤裆一下,把我推到她的卧室:「先陪陪你老婆吧!」

  我转身亲了琳琳一下,把她抱起来,放在我和女友的床上,嘱咐她先休息一
会儿。然后就进了琳琳的房间。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进琳琳的房间,但是却是我
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地进来。

  女友早已脱光了衣服,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着。我马上脱下短裤,爬上床,
分开她的双腿,準备提枪插入。阴道已经湿的一塌糊涂,我毫不费力就一枪到底。
女友睁开迷人的醉眼,很配合地大声叫着。琳琳的床、琳琳的房间、枕边还有琳
琳的胸罩和内裤,这一切都让我疯狂。根本就顾不及什幺九浅一深的技巧,我只
知道每次都全力冲刺的插入。

  「老公,等一下!」女友突然死死搂住我的腰,不让我抽送。

  「怎幺了?」我很疑惑。在这关头,怎幺能停下来呢?

  「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你不要生气好吗?」女友很内疚地看着我。

  「你快说。」我有点不耐烦,阴茎也有点软了下来。

  「那次在卫生间,阿良他……他插进来了」,一滴泪从女友的眼角流下,滴
在琳琳的内裤上,浸湿一片。

  虽然我曾经怀疑过,但我那时还是选择了相信。可当女友亲自告诉我时,这
依然像一个晴天霹雳。阴茎软了,被女友一张一合的阴道挤了出来。

  「老公,我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吗?」女友已经泪如雨下。

  其实我想过这样的结局,我也能接受阿良进入老婆的身体,况且只有一次。
看着女友红红的眼眶,我早已原谅了她。我吻下女友的泪,在她耳边说:「老婆,
只要你爱我,就足够了。」

  女友感动地紧紧搂着我:「老公,谢谢你,我爱你!」

  我趴在女友身上,感受着她滚烫的身体和起伏的乳房。想象着阿良长长的阴
茎进入女友身体最深处,到达了我从未到达过的地方,阴茎不可思议地硬了,顶
在女友的阴部。她破涕为笑,「坏东西,我被别人那个了,你还这幺硬!」女友
边说边扶着阴茎进入自己的身体。

  重振雄风的小弟弟在多重刺激下,更加地卖力。「老婆,给我讲讲阿良怎幺
进来的」,或许我也有淫妻情结吧,我使劲插了几下。

  「喔……那天他一进来就脱光,阴茎好长。我很害怕,躲在角落里。他跟我
说你在和小艳做爱。我一赌气,就让他进来了。」她哼哼唧唧地叫着说着。

  「那他用什幺姿势进来的?」

  「他让我扶着墙,撅着屁股,从后面进来的,」她一边回忆一边享受着。
「老公,快,快……」

  淫妻情结让我更疯狂地插送着。女友在内疚和高兴中达到了高潮。「老公,
别射!射给琳琳。我要补偿你。」原来女友和琳琳已经达成了共识,看来今天要
双飞了。

  女友的这句话给了我莫大的动力,我紧缩精关,又冲刺了十几下,在想射精
之前拔了出来。

  女友高潮后昏睡过去。我挺着与身体呈九十度的阴茎,大摇大摆、光明正大、
理直气壮地回到自己房间,琳琳也早已脱光,正在饥渴地自慰着。想必是她也听
到了我和老婆的对话。

  「姐夫,你要怜惜人家,今天人家是你的。」琳琳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手握
着我的阴茎领往自己的桃花源。

  「琳琳,叫我老公!不然我不进去!」我爬上床,阴茎在她的洞口研磨,水
好多,口好紧。

  「老公,老公!我终于等到你了,快来插我!」琳琳亟不可待地叫着,扭动
着屁股迎合我的进入。

  我正在兴头上,没时间再做前戏,其实也不需要做了,琳琳已足够湿润。我
挺着阴茎,一点一点挤开琳琳的嫩肉。紧!真的好紧!就像我第一次进入女友的
身体一样,温暖、紧缩、湿滑,包裹着我的阴茎,每一寸的进入都费劲力气。我
采用进两步退一步的战略,以减少琳琳的痛苦。琳琳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咬着嘴
唇,扭动着腰部,配合我的每次挺进。经过几个回合的周旋,我终于全根没入。
琳琳声嘶力竭地长吼一声,一滴泪珠从眼角流下,滴在老婆的内裤上,浸湿一片。

  在琳琳的体内待了一会儿,等她适应了我的粗大以后,我慢慢将阴茎一点,
然后插入;再拔出更多,再插入。慢慢的,琳琳的表情不那幺痛苦,呻吟声渐起,
我悄悄加快速度并尝试着全根拔出和插入。琳琳似乎没有了痛感,开始享受。自
己也开始揉捏乳房,乳头粉嫩地翘立着,乳房被自己大力抓挠而红艳着。

  「老公,我紧吗?」琳琳闭着眼享受着人生中真正第一次完美的性爱。

  「紧,比你姐姐紧多了!」我伏下身,在琳琳耳边吹着气,小声说着。

  「老公,以后你每天都要干我!」

  「好!我要永远都干你,永远都不从你的阴道里拔出来,永远都泡在你的小
骚逼里!」

  琳琳似乎很受用这样的淫词秽语,阴道明显收缩的两下,差点把我的精液吸
出来。我想象着阿良插入老婆的身体、想象着小艳横陈的玉体还有此时已经睡着
的老婆,阴茎更加坚硬,腹部一团火要冒出来。我加快速度,摁住琳琳的肩头,
开始冲刺,每一次冲刺都冲到最深处。就这样没有任何技术、完全暴力地抽插了
10分钟左右,琳琳高潮了,阴精喷在我的龟头上,我抑制不住射精的冲动,将精
液全都射进琳琳的体内。红酒的后劲和高潮的快感,让两朵红晕飞上琳琳的脸颊。

  高潮后的琳琳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我也累得趴在琳琳身上,双肘撑着体
重,怕压到琳琳。

  射精后的男人是最清醒的。没有了性慾的怂恿,没有了贪欲的渴望。我突然
想起女友还在琳琳房间睡着,不知道会不会着凉。我拔出有点发疼的阴茎,一股
浓白的精液从琳琳阴道中流出,还夹杂着一丝处女血。女友此时已经睡得深沈,
眼角的泪痕印证着她对我的爱。我拉开琳琳的被子,躺在女友身边,轻轻搂她在
怀里。原来我最爱的,还是我的女友!

  后面的故事大家应该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在之后的一星期里,我们三个
人大被同眠,我也享尽了齐人之福。一星期后,我和女友搬到了新家,琳琳的男
朋友也搬到琳琳租的房子里和琳琳开始同居,而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琳琳的男
朋友。这样也好,避免了尴尬。

  有了自己的小窝,我和女友都收心了,不再去想这样的刺激,开始安安分分
地过日子。后来听女友说,小艳和阿良分手了,琳琳和男友结婚了。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